Froi

一只弱攻

傣味菠萝饭和烤鱼! @poppycate
这个就是紫糯米菠萝饭~这次国庆回家的时候吃了

总角之宴,言笑晏晏

最终放开渐渐冰冷的手然后对上你带怒收缩的瞳孔。


抱歉。可我羸弱地怨恨着你的在意。


若说到温暖,我从来感受不到来自阳光的温度,或是即使冰雪嵌入皮肤渗进每个细胞也刺激不了麻木已久的神经末梢。报以轻松上扬的笑容回应你偶尔担忧的目光,然后一切都好。


多不想放开你,因为好像根本放不开你。


于是我不再奢求深冬投射过来的任何一缕脆弱的阳光,就像不期待你转身回头的微妙动作。原谅我,加上不后悔但破碎一地的隶属微笑。


东隅之失,桑榆不复。


Dec.2.2015 

Pray For Paris.

愿一切安好。


Nov.14.2015

其实所有的距离都不算远,至少距离能够测量。

而得不到的就注定永远不会靠近。

As,他有声音,我只有文字。

El pintor,他有奇特的画笔,我只有文字。

Perfumes,他有看穿整个世界高贵的眼神,而我只有文字。

并且,我的文字如此贫瘠和苍白。

所以说这些,他们都离我很远,不再是距离可以测量的范围。

笔尖可以触碰到的不过是虚无的颓丧感,没有任何成功的实际意义。
所以一切还是依照离我越来越远的轨迹行走开,然后可能是不再回归。

就比方说,当你看到一件让内心最深处的灵魂都颤抖起来的事情,然后它漫过所有的感觉器官向心脏汩汩流去。然后呢,我该抓住身边的什么,到最后还是一支苍白无力的笔。

试想这样之前,有谁不是想要用干净...

九月。
最近找了Green Day的Wake Me Up When September Ends来弹。

我不知道为什么,我不喜欢秋天。可是我并不反感。

我可能已经梦见很多次我在阿尔卑斯山下的辽辽草原上歌唱,唱的像空气里飘荡的最美好的情诗。

然后砖红色的平房上装饰着奇特的琉璃,太阳光没有遗漏地洒在绿色的大地上。没有死角,全是晶亮的反光点。

我希望时间静止,所有喧嚣离我而去。

有时候就是觉得自己离目的地已经很近了,似乎已经走在街道上,呼吸着达令港的空气和海风。然后落日似乎已经照在我走过的地面上,随着声声海浪没过我的影子。

可是满打满算,我还是在路上。

我现在就很想牵起'M的手坐上去巴黎的航班,然后降落的时候不再...

© Froi | Powered by LOFTER